第八百四十四章 掛懷

作者:星夢的風雪 |字數:4297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鬼王傳人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愛你是我難言的痛

    其實白一弦對趙云飛的感官一直不錯,要不是因為他調戲了蘇止溪,觸動了白一弦的底限,他也不會設計揍他了。

    沒多會兒,趙云飛點的菜品便被店小二陸陸續續的送了進來。

    一張桌子肯定是放不開了,于是店小二便命人多搬了兩張桌子進來,滿滿當當的排了三桌子。

    這么多菜,兩個人肯定是吃不完的。白一弦讓言風和流衣也一起吃點兒。

    話說,流衣其實心中對白一弦也挺不滿的,別說他家公子沒那么狼狽過,自他習武有成,他也沒那么狼狽過。

    拉肚子拉到虛脫,還被人堵在茅廁出不來。這事要是傳出去,丟不丟人?他的臉還往哪擱?

    如今見白一弦又讓他坐下吃飯,他本能的都想拿銀針去試試飯菜有沒有毒了。

    言風看著流衣一臉狐疑不善的看著桌子上的菜品發愣,于是開口說道:“瀉藥用銀針是測不出來的。”

    言風不說話還好,他這么一說話,流衣更吃不下了。

    不僅僅是他,就連趙云飛都忍不住對著自己面前的菜品看了又看。他也有陰影了。

    白一弦忍不住的笑道:“得了,要是怕,就別吃了。我正好打包回去。”

    趙云飛聞言,惡狠狠的說道:“吃,怎么不吃?某些人賠罪請客,不吃豈不是虧了。”

    就算吃完再拉肚子,他也認了,白一弦總不會再揍他一頓吧?俗話說有一不能有二不是。

    趙云飛拿起筷子來飛快的吃了起來,一邊吃還一邊得意洋洋的瞪著白一弦。

    白一弦看著趙云飛一副孩子氣,也是好笑的搖搖頭,對言風說道:“一會兒吩咐店小二,把這幾道菜打包起來,給止溪送過去。”

    趙云飛聞言,撇撇嘴,說道:“出息,本公子瞧著將來定然是個耙耳朵。”

    白一弦說道:“耙耳朵就耙耳朵,這也沒什么不好啊。”

    言風出門去尋店小二,剛一開門,白一弦和趙云飛就聽到外面響起來一道聲音:“咦,本殿記得,似乎是白先生身邊的護衛。

    在這里出現,莫不是白先生也恰好在此么?”

    言風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見過三皇子殿下,我家公子正在里面用餐。”

    三皇子說道:“那可真是巧了,既然相遇,那本殿不進去和白先生說幾句話,也是不妥,不知可否打擾呢?”

    慕容煜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白一弦自然不能再裝做聽不到的樣子。這包間的隔音是好,但現在門還開著呢,又豈有聽不到之理?

    白一弦和趙云飛站了起來,一塊兒走到門口,往外一看,門外果然站著三皇子慕容煜。

    “見過三皇子殿下。”兩人同時行禮。

    慕容煜微笑著說道:“免禮,這又不是在宮中,兩位無需多禮。

    本殿原以為只有白先生在此,沒成想,原來云飛兄也在這里。本殿倒是沒有想到,們兩人竟然相識。”

    趙云飛說道:“偶然相遇罷了。”其實相比較慕容楚,趙云飛更看不上慕容煜。

    一是年齡差的多,二是趙云飛覺得慕容煜這個人,太能偽裝了。他覺得這慕容煜就是那種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所以,他以往的時候,也很少跟慕容煜接觸。好在他又不是太原郡公的嫡長子,將來又不用繼承爵位,他又無心仕途,所以慕容煜也甚少來打擾他。

    慕容煜笑著問道:“說起來,本殿與云飛兄也是許久未見了,倒甚是想念的很,有心想與云飛兄閑聊一會兒敘敘舊,不知可有打擾兩位?”

    意思就是想進來唄?趙云飛不由看了看白一弦,因為他從慕容煜說的這一句話之中,便敏銳的發現,慕容煜想和自己敘舊是假。

    他們兩人素無交情,哪里來的舊可敘?就這幾年他來京城的時候,見到慕容煜,雙方最多也只是客套的問候一下。

    慕容煜有事也不會找自己,而是會去找自己的父親和大哥。

    所以,他絕對不是來找自己的,那么,他肯定是來找白一弦的。

    這白一弦和慕容楚交好,沒想到這慕容煜也來找他,這官場上的事情,果然煩亂的很,不如四處游玩來的輕松。

    不過既然慕容煜如此說了,兩人自然也不好拒絕,于是趙云飛笑道:“我二人只是閑來無事,閑談一些奇聞異事罷了,三皇子要來,自然沒有什么不便之處,請。”

    幾人進了房間,重新坐好,慕容煜看著那滿滿幾桌子的菜有些驚訝:“莫非二位是在這里請客,一會兒還有人要來不成?”

    皇家吃飯是奢侈,但就算是他自己來三元樓,也最多就是點上一桌子,不會另外擺上桌子都擺滿,這也太多了。

    趙云飛說道:“沒有,就是我二人。”

    慕容煜目光一閃,沒有再說話,而是說道:“如此好菜,沒有酒怎么成呢?說起來,本殿這次奉皇命外出,找到一種美酒。

    正好帶來了三元樓,既然與兩位相遇,不妨一塊嘗嘗如何?”

    說完一拍手,立即上來一個仆從,端著一壺酒,挨個給三人斟。

    趙云飛心道,這慕容煜來找白一弦,表現的也太明顯了些吧,竟然連酒都帶著。

    三人舉杯,一飲而盡:“好酒。”趙云飛忍不住喝了一聲彩。這酒確實醇香濃厚,是難得一見的好酒。

    白一弦卻覺得,這酒不如青神酒好喝。這也難怪,這酒要是比得上青神酒,那早就成為貢酒了。

    慕容煜不過是用這酒找個說話的由頭罷了。

    白一弦也放下酒杯,說道:“果然好酒。”

    果然不出他所料,慕容煜立即說道:“說起來,本殿記得白先生似乎好酒,上次給先生送去的青神酒,先生可曾喝完?

    只可惜,那青神酒每年就產出那么多,本殿有心想要多送先生一些,也是無可奈何啊。

    好在,本殿這次外出,無意間喝到了這種酒,立即便想到先生好酒。于是特意帶回來許多,等會兒給先生送到府上去,先生便可暢飲一番了。”

    聽聽這話說的,那意思便是他在外面的時候還想著白一弦呢。就連無意間喝到一種酒都能馬上想到白一弦喜歡喝酒。

    這表明他時時刻刻將白一弦記掛在心上呢,多有誠意。

    能被上位者如此掛懷對待,那下位者還不感激涕零?

    這是一種常見的收買人心的手段:我如此重視,還不趕緊給我賣命?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嘛。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快3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