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作者:棲見 |字數:509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訂閱不足, 補齊訂閱可見正文, 晉江獨家發表, 請支持正版。..co 林語驚給沈倦那根棒棒糖是之前給小棉花糖買了剩下的, 她當時買了一大把, 每個口味都挑了一根,現在口袋里還有不少, 林語驚翻出來放在學校里, 自習課沒事兒的時候就咬一根。

    王一揚是個自來熟, 他見過林語驚兩面以后又在學校碰見,已經把林語驚劃分到“非常有緣的幸運朋友,長得也親切”行列里去了,他座位就在林語驚前面, 一整個下午,把后桌的桌子當自己的桌子, 一節課里有半節課都是轉過來聊天的。

    最后沈倦實在沒耐心聽他逼逼,筆一摔, 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王一揚, 閉嘴,滾。”

    王一揚做了個嘴巴拉拉鏈的動作, 干脆利落的閉上嘴轉過去了。

    非常聽爸爸話。

    周五下午, 馬上周末放假了,大家心思都有點飄, 最后一節是自習, 剛開學, 各科老師對于自習課的爭奪還沒正式開始,林語驚早上實在起得太早,寫完了兩張英語卷子,就趴在桌上打算睡一會兒。

    結果一覺就睡到了下課鈴響,教室里亂哄哄的一片,整個班級的人都爭先恐后往外跑。

    林語驚爬起來,嘆了口氣,甚至有點希望這個自習課上到地老天荒,直接上到下周一開學。

    她不情不愿地開始裝書包,把發下來的作業卷子都裝好,側頭看見她同桌桌上和之前一樣,卷子都空著放在桌上,人家甚至帶都沒帶走。

    林語驚這人事情算得很清楚,沈倦幫了她忙,一根棒棒糖也不能就當做這人情還清了,林語驚將收拾了一半的書包放回去,抓起一支筆來扯過沈倦的卷子,掃過第一道選擇題,寫了個答案上去。

    剛寫完,筆一頓。

    自說自話了啊你,林語驚。

    人家的卷子呢,你這算怎么回事兒啊。

    林語驚又把卷子重新放回去了,剛好輪到李林他們做值日,幾個男生活兒也不好好干,拿著掃把坐在教室后面桌子上開黑,看見林語驚站起來抽空抬頭看了一眼:“新同學,周一見啊。”

    林語驚擺了擺手,沒回頭。

    李林看著她的背影吧唧了下嘴:“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感覺我們這個新同學好酷啊。”

    “肯定酷啊,”旁邊一個男生頭也不抬打著游戲,“不酷敢跟沈倦坐一桌兒?還安安完整的坐了一個禮拜。”男生說著,屏幕一黑,死了。

    “不過漂亮是漂亮,前兩天三班就有人來找我問她手機號了,我說我沒有,我們新同學跟與世隔絕了似的,倒是想上去搭話,但她旁邊坐了尊佛爺,這誰他媽敢啊,”他抬起頭來,看向李林,“誒,你就在她后面,有沒有她手機號啊?”

    李林沒什么表情的看著他:“我?沈倦在的時候我他媽話都不敢說,呼吸都得輕飄飄的,能多活一會兒是一會兒,我還能無視他去要他同桌手機號?”

    -

    林語驚出了校門,往前過了一個街口,看見老李的車遠遠停在那兒了。

    老李知道她不喜歡車直接開到校門口,每次都會停在這邊兒等她,林語驚腳步頓了頓,走過去。

    “李叔好。”

    “哎,林小姐。”

    林語驚第一次見到老李的時候,他叫的是二小姐,林語驚頭皮都發麻,老李心細,從那以后再也沒這么叫過。

    老李開車很穩,林語驚人本來就困,撐著腦袋坐在后面昏昏欲睡:“李叔,我跟學校交了住校的申請。”

    老李愣了愣,從后視鏡看了她一眼:“住校啊?”

    “嗯,學校那邊宿舍得串一串,應該下周可以搬,”林語驚說,“到時候我提前跟您說,要不每天去學校路上還得浪費不少時間。”

    老李笑著點了點頭:“哎,行,”他猶豫了下,“您跟孟先生說過了?”

    林語驚沒說話。

    老李嘆了口氣。

    他是真的挺心疼這個小姑娘的,確實是個好孩子,平時看著聽話,其實脾氣也是倔,有什么事情也不說,就這么一個人悶著。

    也就才十六七歲的小丫頭,正是最好的時候,應該大聲笑,大聲哭的年紀。

    老李給傅家開車也開了幾十年,從來不多話,忍了忍,還是沒忍住說:“瞞著也不行,您還是跟孟先生聊聊,話聊開了有什么矛盾也就解決了,孟先生也疼您,這個世界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林語驚笑了一下,輕聲道:“對啊,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父母。”

    -

    林語驚到家的時候,傅明修難得沒在樓上房間里,人正坐在沙發里玩手機。

    如果是平時,林語驚還會跟他打個招呼,說兩句話,表達一下自己的友好,不過昨天晚上她不巧剛剛聽完那些話,現在一句話都不想說,問聲好已經是她最大限度的禮貌。

    反而是傅明修看見她進來,放下了手機,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林語驚平靜的看著他。

    等了幾秒,就在她準備轉身上樓的時候,傅明修才開口:“周一。”

    林語驚腳步一頓。

    “周一,我剛好也要返校,送你去學校。..co

    “……”

    林語驚差點以為自己穿越了,或者傅明修被人魂穿了:“什么?”

    傅明修不耐煩的看著她:“我也是因為有話想跟你說,找個機會跟你談談,你不要以為我——”

    “好的,”林語驚答應下來,打斷他的話,順便鞠了個躬,“謝謝哥哥,辛苦哥哥了,我上樓了。”

    實在對他接下來的話沒什么興趣,也沒耐心。

    傅明修一共單獨和林語驚說過這么兩次話,又一次被這么不上不下的卡著,難受得不行。

    他擰著眉,瞪著背著書包上樓的少女背影,好半天,憋屈地爆了句臟話:“操……”

    -

    林語驚周末也沒什么事情做,她在這個城市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在房間里呆了兩天,除了飯點的時候會下樓和傅明修尬尬的吃個飯,剩下的時間她都在房間里種蘑菇。

    總覺得如果一直這么下去,她遲早會得自閉癥。

    周六晚上,林語驚接到了林芷的電話。

    林小姐和孟先生離婚以后,林語驚第一次接到來自母親的電話,平時一般都是卡上按時來錢的,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林語驚愣了一下。

    林芷還是以前那個風格,問題像是老師家訪,甚至聽不出她有什么感情波動,學習怎么樣,上次考試拿多少分,錢夠不夠花。

    “給你的錢就是給你的,你自己花,一分錢都不要給你爸。”林芷最后說道。

    她對孟偉國的厭惡簡直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討厭到她所有的零花錢和生活費都是直接打到林語驚卡里的,并且生怕孟偉國動她一分錢。

    林語驚覺得做夫妻最后能做成這樣也挺有意思的,點點頭,想起對面看不到,又補充了一聲:“嗯。”

    幾個不能更模板化的問題問完,兩個人對著沉默,都沒話說。

    最后還是林芷打破了這個僵硬的氣氛,她語氣聽起來難得有些軟:“小語,不是媽媽不想帶著你,只是——”

    “我知道,”林語驚飛快地打斷她,直勾勾地看著花樣繁雜的壁紙,“我知道,我都明白。”

    林語驚一直覺得,她跟林芷關系更好一點。

    比起孟偉國,她從小就更喜歡林芷。

    不知道是不是母親和父親還是有一些區別,孟偉國對她幾乎是不聞不問的狀態,而林芷,雖然態度冷漠,但是她是會管她的。

    也會問她的成績,問她的學習,林語驚從來沒想過林芷會不要她。

    不是媽媽不想要你,那是因為什么呢。

    只是我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處理,只是我忙得沒有時間,只是很多事情,在我心里都是排在你前面的。

    只是因為你不重要,只是因為我不愛你。

    林語驚一點都不想知道,只是后面的內容是什么。

    一個“只是”已經說得夠明白了。

    林語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算不算是有家長,不過可以每周回一次家的吸引力實在是太過于巨大,所以當天晚上,林語驚還是給孟偉國打了個電話。

    孟偉國前所未有的耐心,甚至破天荒地問了她新學校的環境怎么樣,同學好相處嗎,老師好不好。

    林語驚也沒打算直接說她想住校的事情,想了想,覺得孟偉國這個簡單的問題此時聽起來卻讓人感到十分艱難。

    劉福江這個老師你說他好還是不好呢?肯定是好的,而且能看出來非常負責,就是第一次當班主任看起來有點不太熟練,而且一大把年紀了所以十分堅信愛能拯救世界論。

    同學也挺好相處的,同桌是個據說差點把他上一任同桌給打死的大帥逼。

    林語驚決定還是應該委婉一點兒:“挺好的,學校很大,同學老師都……熱情。”

    孟偉國心情不錯:“本來你關阿姨想把你送去一中的,我沒讓,這學校也不比一中差多少,你哥之前就是在這兒畢業的。”

    林語驚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你哥”這個陌生的稱呼指的是傅明修。

    她梗了一下,還是沒反駁,決定進入正題:“爸,我想住校。”

    孟偉國沉默了一下:“什么?”

    “八中可以住校的,我們班很多同學都住校,我也想住校,”林語驚飛快地說,“我之前也沒住過校,所以想試試。”

    “不行,”孟偉國拒絕的很干脆,“你沒干過的事兒多了,你都想試試?”

    林語驚慢吞吞地說:“我早上到學校來會堵車,也很浪費時間——”

    “你哥哥之前也是回家住的,怎么人家就行,你就不行?”她還沒說完,被孟偉國有點不耐煩的打斷了,剛剛那點好心情聽起來是消失了,“你這么不喜歡在家?”

    林語驚覺得這男人好像大腦發育的不太健,她的“想住校”到了他那兒不知道怎么就變成了“不喜歡在家”。

    她開始覺得有點煩:“我沒有不喜歡在家。”

    “你關阿姨對你還不夠好?什么事情都考慮的周周到到,你媽什么時候這么關心過你?你現在是想住校,想自由一點兒,這事兒如果我跟你關阿姨說她會怎么想?”

    孟偉國的聲音變成了背景音,像是飛機起飛的時候,發動機開始嗡嗡嗡地響,那聲音不停的從耳朵進,鎖在腦子里出不來,攪得人腦漿都混在一起,發漲。

    “你們入贅的鳳凰男心思都這么敏感嗎?”林語驚語氣平靜地問。

    空氣中像是被人撒了凝固劑,孟偉國頓住了,似乎是不可思議,他安靜了五秒,艱難的發出一聲:“你說什么?”

    林語驚把電話掛了。

    掛電話,關機,一氣呵成,她盯著床上的手機看了一會兒,忽然翻身下床跑到房間角落里拉出皮箱來,翻出手機盒子里的取卡器,把si也卸了,這才算完。

    這房子隔音很好,關上門以后一點聲音都不會有,林語驚坐在床上,茫然的環顧了一周,搬到這里一周以來第一次仔細打量起她的房間。她還記得來的第一天,關向梅帶著她上來,說“給我們小公主看看她的房間”。

    歐式宮廷風格的裝修和家具,小套間,開門進來一個小起居室,紗簾拉開里面是臥室,大,空得像個樣板房。

    林語驚覺得有點嘲諷。

    她有些時候真的不能理解孟偉國的想法。

    她只是想住校,就這么點兒簡單的要求。住在這地方讓她難受得喘不過氣來,她不知道這種壓抑的,煩悶的,寄人籬下的窒息感孟偉國有沒有過,反正她有,時時刻刻有,只要她待在這兒,無論吃飯睡覺,這種感覺一分鐘都甩不掉。

    而在孟偉國看來,她似乎應該感恩戴德,十分開心地接受關向梅的施舍,并且表現出對新家的喜愛之情,一點想要遠離的意思都不能有。

    -

    第二天林語驚起了個大早,下樓的時候張姨還在弄早餐,看見她,有些詫異的抬起頭來:“林小姐?那個早餐我……”

    林語驚問了聲早,擺擺手:“沒事,您不用急,我去學校食堂吃吧。”

    避開了上班早高峰,路上終于沒那么堵了,林語驚到班級的時候人還不多,不少同學手里拎著早餐,正往里進。

    教室里坐著的幾個無一例外,都坐在座位上嘴里咬著包子頭也不抬的奮筆疾書著。

    林語驚被這濃濃的學習氛圍驚住了,開始有點相信劉福江說的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學率了。

    她拎著書包坐下,回頭看見正在奮筆疾書的李林,好奇看了兩眼,發現他正在寫生物:“昨天生物有作業?”

    開學第一天,劉福江是唯一一個沒給他們布置作業的人,李林當時還在后頭熱淚盈眶地抱著他同桌感動不已。

    不過下一句就讓人笑不出來了:“不過暑假作業,明天得交了啊,各科課代表明天收一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快3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