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作者:棲見 |字數:3425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訂閱不足,補齊訂閱后清一下緩存可見正文。..co江獨家發表。  八月底, 烈日炎炎, 熱氣凝固在一起, 黏膩悶躁。

    一直到開學前幾天, 幾場大雨兜頭潑下, 氣溫稍降了幾度。

    下午兩點半。

    林語驚站在商場門口, 看著外面雨水噼里啪啦地砸在平整的石板地面上,蹦起水花, 濺得站在外側的人鞋子透濕。

    等了十分鐘, 雨勢不減。

    林語驚單手拎著購物袋翻出手機,確認了沒有來電和信息, 走到角落里巨大的玻璃門前,袋子掛在胳膊上,兩只手食指和拇指分別對在一起,比了個相機取景器的框框舉到面前, 閉起一只眼。

    高樓林立, 商場大樓隔街相望, 門市開著風格各異的店面, 街對面星巴克的巨大標志被大雨浸泡著, 綠色的美人魚像是沉入了海底,整個畫面都透著一股濕漉漉的、灰蒙蒙的繁華。

    又熟悉又陌生的環境。

    林語驚是兩天前才到a市的。

    三個月前,她見證了林芷和孟偉國糾纏多年的婚姻生活終于走到了盡頭。

    兩個人離婚前還打了一架。

    因為林語驚的撫養權。

    當時晚上六點半, 決定離婚的第二天, 三個人坐在餐桌前吃著她們一家三口的最后一頓飯, 從房子財產房車說到林語驚,林芷的表情程很平靜,帶著一種麻木的冷漠:“住的這套房子歸你,車我也不要,孩子你帶走。”

    孟偉國本來聽見前半句話的時候是滿意的,后半句一出來,他皺起眉:“什么叫孩子我帶走?”

    林芷有點不耐煩:“我沒時間管。”

    “什么叫你沒時間管?你沒時間我就有時間?”

    “你挺有啊,”林芷冷笑了一聲,“軟飯吃了這么多年,總算裝上大忙人了?”

    孟偉國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惱羞成怒瞪著她,深吸了口氣平復情緒:“林芷,今天大家好聚好散,我不想跟你吵,希望我們能互相尊重。..co

    林芷揚眉:“怎么,現在想起來跟我談尊重了?你當初入贅到我們家的時候我怎么沒看出來你要這個臉呢?”

    孟偉國忍無可忍,“砰”地一聲狠狠拍了下桌子,人站起來。

    林芷也緊跟著站起來,戰爭的號角被吹響,兩個人開始昏天暗地的吵,桌子上的食物飯菜被摔了個七七八八。

    林語驚翹著二郎腿,用筷子戳自己碗里的白米飯,就這么撐著下巴看著兩個人因為孩子歸誰管這個事兒爆發出新一輪的爭吵,甚至毫不避諱,就當著她的面開始互相推脫。

    好像她是條狗,聽不懂人話,沒人在意,情緒也根本不需要被照顧。

    -

    孟偉國是入贅的。

    林芷家三代從商,富得流油,孟偉國跟她是大學同學,農村考進城里的,學習好,能說會道卻又低調,而且長得很帥。

    十八九歲的少年,穿著洗得發白的棉t恤,樣貌清雋,身材挺拔,看起來孤傲而英俊。

    被這樣的男生追求,沒有那個姑娘會不心動,林芷也沒例外。

    窮學生和千金小姐戀愛結婚了,結局也不一定都是好的。

    從林語驚有記憶起,爸爸和媽媽就好像和別人家的不一樣,她看得出林芷對孟偉國已經厭惡透了,對這個男人的極端厭惡連帶著磨掉了她對于自己孩子僅剩的一點喜愛。

    林語驚本來以為,她被父母當做負擔想要拋棄的時候會有點難過。..cop>    然而真的看到這一幕,她什么感覺都沒有。

    就像是一口氣干掉了一桶烈酒什么的,舌頭腦子都麻得半點知覺沒有,木掉了。

    孟偉國沒堅持和林芷打官司。

    林芷家人脈背景錢樣樣都有,他去硬碰硬完就是死路一條,最終林語驚歸他,林芷每個月給她打固定數目的撫養費。

    孟偉國先生迅速走出了上一段失敗婚姻的陰影,在離婚一個月后帶著林語驚見了他的新女朋友關向梅,兩個人光速發展并且有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結婚領證搬家到這個女人的城市來,入贅入的十分熟練。

    林語驚只覺得長得帥又會說話真是好,有這么多傻子富婆愿意跟他結婚。

    把她送到這兒來的第二天,兩個人度蜜月去了,臨走之前關向梅微笑看著她:“以后你就把這里當做自己家。”

    林語驚點了點頭。

    “我兒子這兩天和同學出去玩兒了,應該明天回來,我已經跟他說過了,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讓他照顧著點兒你,以后他就是你哥哥,一會兒我把你的手機號給他,你們自己聯系聯系。”關向梅繼續道。

    “……”

    林語驚并不是很想和她兒子聯系聯系,但是她更不想一來就破壞掉這種表面和諧的家庭氣氛,所以還是安靜地點了點頭。

    果然,關向梅很滿意,又說:“有事也可以跟張姨說,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覺得拘束,大家都很喜歡你。”

    “……”

    林語驚看了一眼旁邊就差把“現在什么野雞都能裝千金了”“吃軟飯的爹帶著他閨女來分家產”和“你別想拿一分錢”刻腦門兒上的張姨,覺得關向梅眼神可能有點兒不好使。

    -

    商場里面冷氣開得太足,乍一出來還是覺得熱,連雨都帶著熱氣,仿佛等不到落下就會被蒸發在空氣中。

    林語驚沒什么表情的看著雨幕,再次看了一眼時間。

    三點了。

    她輕輕跳了兩下,活動了一下站得有點麻的腿,手機鈴響起,是她昨天晚上剛存上的手機號,她那個需要聯系聯系的哥哥。

    林語驚接起電話:“哥哥。”

    男人似乎被她這一聲哥哥驚住了,沉默了至少十秒鐘,才問:“東西買完了?”

    “嗯。”

    “我感冒了,就不去接你了。”哥哥冷硬地說。

    “……”

    林語驚覺得自己給自己的定位挺準確的,她一向是一個很真實的人,不屑于和任何人弄假做戲,而且這人演技還這么差。

    不知道的還以為您姓林呢,嬌花兒林妹妹。

    她很關心他的病情:“嚴不嚴重,多少度呀。”

    小姑娘的聲音有點小心翼翼,輕軟好聽,對面又沉默了十秒,聲音有些猶豫了:“四十。”

    “……”

    “我幫您打個119吧。”林語驚真摯地說。

    火警消防電話,119。

    男人把電話掛了。

    林語驚放下手機,抬起頭來,看了眼外面雷霆萬鈞仿佛能砸穿了石板地面的大雨,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林語驚的新家在別墅區,市中心,隔著兩個街區是一片破舊的老式居民樓。

    住這種大城市市中心的一般情況下有這么兩種人,一種窮得只剩下一個弄堂里小房子的,一種富得流油買二三十萬一平米豪宅的。

    車子開到一半雨停了,空氣里混合著泥土的濕潤味道,想到要跟她那個素未謀面體弱多病的“哥哥”和那個眼睛長在腦門兒上的張姨待在一塊兒,林語驚氣兒都喘不勻了,直接在那一片老式居民樓后身下了車,打算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里迷兩個小時路再回去。

    每個地方都會有這么一片兒,房子老,古舊的墻木制的窗,深紅色的油漆一片一片剝落,窗口拉出長長的桿子掛著各種床單和衣服,有種濃縮了這個城市最古老的底蘊和氣場的感覺。

    林語驚穿過狹窄的弄堂往前走,果然,最外邊兒一圈開著幾家低調中透著逼格的工作室店面,她簡單掃了兩眼,繼續往里走。

    晃晃悠悠邊走邊唱著海綿寶寶的主題曲,走到頭左邊一拐,看見一扇黑色的鐵門。

    單開的門,純黑色,半虛掩著,門上用白色的油漆涂著一串兒英文。

    看起來有點像什么鬼屋的入口。

    林語驚腳步一頓,走了過去,看清上面漆著的字母是什么。

    ——tattoo。

    紋身的店?

    鐵門不高,她墊著腳,里面是一個大概也就三四平米的小院,正對著一扇木門,上面木牌子上刻著個很復雜的圖騰似的東西。

    林語驚被這個從里到外都寫滿了“我十分牛逼但我十分低調”的紋身店深深吸引了,她猶豫了幾秒,抬手,伸出一根食指來,輕輕地推了一下黑色的鐵門,嘎吱一聲輕響,悠長,悠長的劃過。

    那小院兒果然只有巴掌大,里面的植物生長軌跡看起來都很狂野。

    林語驚走到門口推門進去,屋里光線暗,昏黃發紅光,深灰的墻,上面掛著紅色的掛毯和密密麻麻的各種紋身圖案,漂亮又精細。

    她仰著腦袋看了一圈兒,一回頭,頓住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快3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