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作者:棲見 |字數:475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訂閱不足, 補齊訂閱后清一下緩存可見正文。晉江獨家發表。  期間兩個人沒說一句話, 林語驚跟他說早安的時候, 他甚至連頭都沒抬,自始至終黑著臉, 一眼都不看她。

    林語驚:“……”

    她這個哥哥為什么看起來比昨天心情更不好了?

    男人的心思還真的像海底針, 你永遠不知道他到底為什么又不高興了。

    她也懶得理, 吃好了早飯以后就上樓回房間去了, 剛進房間關上門, 孟偉國電話打來。

    林語驚盤腿坐在床上, 看著窗外接起來:“爸爸。”

    “小語,是我。”關向梅笑道。

    林語驚一頓,乖乖問了聲好。

    關向梅應了一聲,聲音溫柔:“明天開學了吧。”

    “嗯。”林語驚的視線落在窗前桌子上, 那上面放著個黑乎乎的東西,林語驚瞇了下眼,盯著看了一會兒。

    “學校我之前幫你聯系好了, 明修下個禮拜才開學, 明天讓他帶你去。”

    “嗯。”

    喔,是昨天那個飯團,忘記吃了。

    “要開學了, 別緊張,也不用害怕。”

    “嗯。”

    這是開學還是上戰場。

    關向梅:“有什么事情就跟明修說, 不用不好意思, 剛好他的學校離得也近, 平時他能照顧著你點。”

    “……”

    林語驚揚了揚眉,對傅明修照顧著她點兒這件事不抱任何期望。

    “好,謝謝阿姨。”林語驚說。

    關向梅交代得差不多,掛了電話,林語驚放下手機,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嘆了口氣。

    就一個后媽來說,無論是真心還是做戲,關向梅做得都不錯了,至少到現在,好像哪里都很到位,挑不出任何差錯來。

    她以前開學的時候,林芷也沒有這么關心過她。

    林語驚把手機丟在床上,人爬下床下地,走到桌前拿起那個飯團,看了一眼保質期,0-5度三天。

    她拆開來,咬了一口,變質白米餿了的酸味在口腔中蔓延。

    “……”

    太嘔心了。

    林語驚沖進洗手間里把那口飯團吐得干干凈凈,又漱了好幾次口,才覺得那股味道淡了點兒,回來看著桌上那個咬了一口的飯團,林語驚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沈倦。

    浪費了一位不良社會少年江湖扛把子用他僅存的一點溫柔和善心給她買的飯團。

    -

    關向梅雖然是說著讓傅明修帶著她去學校,不過林語驚并不覺得傅明修真的會帶她一起,第二天一早,她差不多時間下樓的時候,樓下果然沒人。

    張姨人在餐廳,林語驚喝了杯牛奶吃完了煎蛋,撿了片兒吐司面包叼著往外走,出了院門看見老李正站在車邊,低著頭看手機。

    林語驚走過去,微微傾了傾身。

    老李匆忙抬起頭來,臉上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收回去,手機屏幕無意識地在衣服上蹭了一下,忙道:“林小姐早。”

    林語驚余光掃過,看見手機屏幕上少年燦爛的笑臉,頓了頓。

    她嘴巴里叼著吐司上了車,含含糊糊回了一聲:“李叔早。”

    林語驚新學校和新家不在一個區,正常開車過去大概半個小時時間。

    九月初,不少學校開學,又是上班早高峰,車堵得一串一串的,看見八中校門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后,堵在學校以外一條街,前面車山車海。

    她干脆下了車,自己走過去,看見不少穿著校服的少年少女騎著自行車從旁邊自行車道過去,顯得街道上堵得長長的那一串豪車就格外智障。

    林語驚走到校門口,先是仰頭欣賞了一下恢弘的八中校門。

    關向梅昨天給她打電話之前,她甚至連高中剩下兩年在哪里讀都沒問過,現在看來,這學校應該還挺好。

    至少這么看起來長得還行。

    大門進去一個小廣場,正對著長長一排看不到盡頭的行道樹,左手邊幾個很大的室外籃球場,右手邊各種建筑,不知道都是什么。

    林語驚走到小廣場旁邊指路標前,順著一直往前走,看見了大概是主教學樓。

    四層高的凹型建筑,她站在門口有些茫然,不知道高二是不是這棟,教師辦公室在哪層,剛好一轉身看見里面出來個老師,林語驚連忙上前兩步:“老師好。”

    老師長得和藹可親,一頭地中海,笑呵呵地應了一聲,就急著往外走。

    林語驚連忙說:“我是新來的轉學生,我想問一下,高二的教學樓是這兒嗎?”

    -

    劉福江是高二十班的班主任,自從接了這個班以后,他無數次反思自己到底是什么時候惹到學校管理層了。

    八中重理輕文,理科班十個,文科班六個,一班實驗班,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是拿過各種獎的風云人物,十班隨便拉出來一個,也是風云人物。..cop>    劉福江五十多歲的人,教生物的,佛了這么多年從來沒當過班主任,不明白為什么第一次當班主任就變成了一幫風云人物的管理者。

    但是既然要做,那就要盡力做到最好,劉福江覺得,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教不好孩子的老師,所以開學之前,他看了一個禮拜的《犯罪心理學》《監獄心理學》《做一個合格的獄警——御囚有術》。

    在聽說即將會有一個轉校生要來的時候,劉福江還沉浸在對于未來教育事業的美好憧憬,熱情洋溢情緒高漲,掐著點兒準備到校門口去迎接新同學的到來。

    結果剛出了教學樓,人就給碰上了。

    高二生物組教師辦公室。

    劉福江笑瞇瞇地看著她:“你是叫林語驚?”

    林語驚點點頭。

    女孩子還沒領校服,白t恤黑裙子,扎了個干干凈凈的馬尾辮,挺漂亮的一個小姑娘。

    也不像是不聽話的問題學生。

    劉福江把桌上的《御囚有術》默默地用試卷壓起來藏在下面了:“你是從帝都那邊過來的?”

    “嗯。”林語驚點了點頭。

    “附中的吧。”劉福江又問。

    林語驚繼續點頭。

    劉福江笑呵呵地:“附中怎么樣,沒咱們學校大吧?”他表情挺自豪,“咱們學校多大啊!”

    “……”

    林語驚:?

    林語驚小雞啄米式點頭,附和道:“可太大啦!”

    劉福江看起來對她很滿意,從校園環境聊到了教學質量:“我們學校雖然在a市不算是數一數二的名校,但是也算是排得上號的重點,教師的素質和教學基本質量肯定是可以保證的,別的我都先不說,就去年,去年你知道咱們學校升學率是多少嗎?”

    “……”

    林語驚好奇極了:“多少。”

    劉福江桌子一拍:“百分之九十八!”

    林語驚:“哇。”

    她的反應給劉福江帶來了極大的滿足感:“你知道去年咱們學校一本進線率多少嗎?”

    “不知道。”

    劉福江:“百分之九十!!”

    林語驚:“哇!!!”

    隔壁桌生物老師:“……”

    劉福江對新同學非常滿意,又說了幾句話,預備鈴剛好響起,就帶著她往十班走。

    上課鈴還沒打,同學陸陸續續地往班級里面走,教學樓走廊光線明亮,幾個男生女生打鬧著呼啦啦跑過去,劉福江心情很好地拔高了嗓子朝前面嚎:“走廊里不許打鬧!”

    林語驚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嗓門嚇得一個激靈,劉福江注意到,側過頭來:“嚇著你了?”

    林語驚連忙搖頭:“沒有沒有。”

    劉福江笑了:“行,那你做好心理準備。”

    “……”

    林語驚琢磨著自己讀個書要做什么心理準備。

    十班教室在四樓走廊最里,她手里抱著個空書包,跟著劉福江進教室。

    林語驚垂著眼,站在講臺旁邊,覺得有點明白劉福江剛剛為什么讓她做好心理準備了。

    上課鈴響起,下面一群人烏壓壓地亂糟糟一片,女生坐在桌子上嘻嘻哈哈地笑成一團,一個男生拎著個拖把桿哐哐砸后面的黑板報:“誰他媽動我菊花茶了?!”

    劉福江清了清嗓子,溫聲道:“那個什么啊,大家都安靜一下,上課了。”

    沒人理。

    劉福江也不生氣:“我是劉福江,從今天開始就是你們的班主任了,我們即將度過你們人生中最珍貴的兩——”

    后面那個舉著拖布桿的男生有了新發現,憤怒值達到了臨界點:“誰他媽把濃湯寶扔我菊花茶里了!!!”

    劉福江鍥而不舍:“——兩年,我也是第一次當班主任,我堅信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學生的老師……”

    “……”

    林語驚總覺得劉福江剛剛說的那個百分之九十八的升學率是誆人的。

    她嘆了口氣,提著空書包站在講臺旁邊,不動聲色往上頭一靠,垂著頭聽著劉福江又開始說起了自己教學這么多年的神秘往事。

    某一個瞬間,教室里突然安靜了。

    劉福江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我當時也還年輕,脾氣不怎么好,我就問那個學生你為什么遲到,當時你們猜他跟我說什么,他說老師,我昨天通宵補作業,沒起來,我還能生起氣來嗎?多好的孩子啊。”

    沒人說話,下面一片寂靜。

    林語驚抬起頭來,順著眾人視線往門口看了一眼。

    沈倦站在門口,身上老老實實一身校服,白外套,黑褲子,頭發看起來是還沒來得及打理,稍微有點兒亂,眼皮耷拉著,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老師好,我昨天通宵補作業,遲到了。”

    林語驚走到樓梯口,一頓。

    傅明修沒說話,張姨繼續道:“不過看著也看不出什么來,現在的孩子藏得深著呢,傅先生留給你的東西,您必須得爭取——”

    “張姨,”傅明修聲音有點不耐煩,“我不在乎那些,我也不是因為這個才不喜歡她,我就是——”他沉默了一下,聲音低低的,“我就是不喜歡。”

    張姨嘆了口氣:“我知道你不在乎,你這孩子從小就這樣,但是是你的就是你的,你總不能最后讓自己家的東西落到外人手里去。”

    “夫人說是說著讓你放心,一分錢都不會白送出去,但是誰知道這對父女倆有什么手腕呢?”

    “而且那小姑娘看著討人喜歡,就這樣的才最危險,你跟傅先生像,最嘴硬心軟,別到時候讓人騙……”

    “我看著你長大,你是張姨放在心尖上的小少爺,在我看來這個家里的就你一個,什么二小姐,我都不承認……”

    林語驚手里端著個空杯子,安安靜靜上樓去。

    那一晚上沒喝一口水,忽然之間不知道怎么,又不覺得口渴了。

    房間里關了燈,一片黑暗,筆記本電腦沒關,放在床尾凳上,熒白的屏幕放著電影,光線一晃一晃的。

    林語驚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伸出手來,昏暗房間里細細長長的五指形狀。

    她茫然的眨了眨眼。

    -

    第二天林語驚四點多就爬起來了。

    她下樓的時候客廳餐廳都沒人,靜悄悄的一片,像是萬物都在沉睡,林語驚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五點半。

    她出了門,老李當然還沒來,林語驚一個人慢悠悠地往外走,出了別墅區順著電子地圖找地鐵站,路過7-11的時候頓了頓。

    一周前,她也在這里見證了一場血雨腥風的大佬之戰。

    林語驚進去買了兩個豆沙包,拿了盒牛奶當早餐,往地鐵站方向走。

    這邊地理位置很好,車什么的都方便,還真有到她們學校附近的地鐵,看著也沒怎么繞遠,清晨六點,地鐵上人也還不算多,林語驚上去的時候還有個空位,她坐下,給老李發了條信息,一邊把那盒牛奶喝了。

    結果到學校去不算走路的時間也才用了半個多小時,和平時老李送她在路上堵一堵的時間差不多。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快3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