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作者:棲見 |字數:370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訂閱不足顯示為錯誤內容,補齊訂閱刷新后可見新章, 晉江獨家發表

    沈倦第一次見到林語驚的時候, 就覺得她應該不怎么乖, 至少不像表現出來的那么無害。..cop>    像是某種自我保護的裝置被啟動著, 也可能是她那種對外界完漠然,還有些沒緩過神來的迷茫狀態讓她身上的刺有所收斂。

    這種認知,在那天晚上7-11門口再次看見她的時候得到了證實。

    沒見過這么淡定圍觀中二少年打打殺殺的小奶貓。

    后來仔細想想那時候的情景, 沈倦甚至有一種錯覺, 如果當時就那么讓她和陳子浩對視下去,她可能會跟人家打起來。

    少女的眼神當時確實是不耐。

    空洞洞的隨便吧混上了一點點很躁的,不易察覺的不耐煩。

    于是沈倦對林語驚的定語又多了一層。

    一個情緒十分茫然,喪得很不明顯, 并且脾氣不太好的頹廢少女。

    沈倦不是愛管閑事的人, “關我屁事”教終身榮譽教徒, 不太關心他小同桌的頹廢后隱藏著什么故事。

    但是他是沒想到, 她這才幾天就裝不下去了。

    小奶貓終于伸出她鋒利的小爪子,撓癢癢似的試探性撓了他一把。

    把他因為感冒沒睡好帶來的那點兒頭昏腦漲的不爽給撓沒了。

    他感冒挺嚴重,拖了好幾天才意識到,昨天吃了藥, 現在還有點低燒,嗓子火辣辣的疼,說話聲音都顯得又沉又啞, 笑起來就更低, 像一個立在耳邊的低音炮似的, 轟得人耳朵發麻。

    林語驚趴在桌子上,莫名其妙又面無表情看著他,不明白是哪里戳到了社會哥的笑點。

    ……

    坐在后頭的李林和他同桌葉子昂也覺得很膽戰心驚。

    林語驚和沈倦說話就正常音量,坐在后面也能聽個七七八八,尤其是新同學那一句“你們社會哥進入社會之前第一堂課是學習如何吹牛逼嗎”脫口而出的時候,李林腿都嚇軟了。..cop>    在意識到前面能聽見后邊兒說話以后,李林和葉子昂避免了一切不必要的語言溝通,利用昨天一天的時間練就了一手三秒鐘解讀同桌意圖的眼神交流神技,兩個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拽著桌子偷偷偷偷地往后一點點慢慢拉,直到桌邊兒壓著前胸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才算完。

    李林安靜的等待著一場血雨腥風,不過他琢磨著新同學是個女孩子,校霸怎么說也會多少手下留點情吧。

    結果他們就聽見,校霸開始笑。

    這位殺人不眨眼的社會大哥在聽到他同桌罵他的時候,不但沒生氣,愣了一會神兒以后竟然還笑得很快樂。

    李林和葉子昂再次對視一眼,看到了對方眼中和自己一樣的情緒。

    別是個精神病吧。

    ……

    沈倦就這么看著她笑了好一會兒,就在林語驚覺得自己下一秒可能會忍不住直接把手里的英語書扣他腦袋上的時候他才停下來,舔了舔嘴唇,聲音里還帶著沒散的笑意:“吹牛逼那是得學。”

    林語驚:“……”

    不是,這人說話的語氣怎么就能這么欠揍呢?

    “沈同學,我覺得同桌之間要相親相愛,”林語驚睜著眼睛開始說瞎話,“我是想跟你互幫互助的,咱們倆共同學習,共同進步。”

    “行吧,相親相愛,”沈倦低頭笑了一下,咬著字重復了一遍,“你想怎么跟我相親相愛。”

    他這會兒斜歪著身子靠在墻上,懶散的樣子看著像個吊兒郎當的少爺,剛剛塑造的那點兒好學生的表面假象又都沒了。

    林語驚自己說的時候真的沒覺得什么,結果被他這么重復一遍就覺得哪里都不對勁了。..cop>    她忽略掉了那一丁點不自然和小僵硬,也不打算拐彎抹角浪費時間了,干脆直白地跟他談條件:“我想讓你給我在回執上簽個字,就簽個名字就行,以后你學習上又不懂的地方我都可以給你講。”

    “你這個條件不太誘人啊,”沈倦慢悠悠地說,“我們社會哥只吹牛逼,從來不學習。”

    林語驚:“……”

    行吧,算你狠。

    -

    這個話題沒能進行下去,早自習上了一半,昨天剛封下來的各科課代表開始收暑假作業了,林語驚不用交,看著沈倦從他那個看起來空癟癟的書包里翻出了一疊卷子。

    林語驚掃了一眼,不知道他從哪弄來的卷子,還真跟李林他們的一樣,卷子上基本都只寫了選擇題,大題空著,偶爾有兩道上面畫了幾條輔助線,解題過程也沒寫。

    abcd那補起來肯定快啊。

    林語驚就看著沈倦無比自然的,把他那些張每套基本都只寫了abcd空著大半的暑假作業給了課代表,不明白是什么讓他這么自信。

    是因為你用飄柔嗎?

    課代表估計也想勸他一下,你寫成這樣還不如不交,反正你休學回來的本來就不用交。

    但是大佬的傳說太過于讓人聞風喪膽,課代表光速接過沈倦的卷子,又光速撤退,在這個地方多停留半秒鐘的勇氣都沒有,更別說多說一句話了。

    等作業都磨磨蹭蹭連催帶抄交完了,早自習也剛好結束,英語老師抱著教案走進教室。

    英語老師是個挺漂亮的女老師,看著也年輕,特別元氣的跟他們打了個招呼:“good ing everyone!”

    沒什么人搭理她,高二十班大部分成員充分體現出了他們作為差生的自我修養,抄完了暑假作業以后心里一塊大石頭落地,各自尋找著最舒服的睡姿趴下,有些把腦袋搭在桌沿掏出手機打開手游,開始了新學期新的一天的戰斗。

    只有幾個熱愛學習的同學回應,英語老師看著也沒怎么受影響,非常愉快跟那幾個同學互動上了,互動了一會兒讓大家把書翻到第一課,開始上課。

    林語驚余光偷偷瞥了一眼,旁邊沈倦英語書翻到了反正不是第一課的整本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后面,正垂眼捏著筆,唰唰在筆記本上寫著,看起來還挺認真。

    下一秒,一聲清脆的撕紙聲音,沈倦把他剛寫好的那頁筆記紙撕了,推到林語驚面前。

    “……”

    她接過來看了一眼:

    林語驚覺得自己的字已經夠大夠飄了,沈倦這個字兒已經快要飛起來和太陽肩比肩了,但是還是好看,筆鋒凌厲,間架結構都漂亮。

    她于是也拿起筆,在上面寫:

    沈倦其實是因為感冒,嗓子不舒服,不怎么太想說話。

    不過既然同桌都這么說了。

    他把紙隨手往旁邊一推,轉過頭去說:“你要簽什么。”

    到底還是在上課,林語驚是有好學生偶像包袱的,看了一眼講臺上的英語老師,側著身子靠過去湊近他。

    沈倦又聞到那種,玫瑰花混合著蘋果派和甜牛奶的味道。

    他垂眼,視線剛好落在女孩子薄薄的耳廓上,看見那里軟骨上有一個不太明顯的,小小的耳洞。視線下移,白嫩的耳垂上兩個。

    沈倦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

    林語驚沒注意到,她趴在桌子上人湊過去,小聲跟他說:“住校的回執,我想住校,劉老師說必須得有家長簽字同意的回執,但是我爸不同意,不給我簽字,我自己又簽不出來他的名字。”

    沈倦聽明白了。

    同桌想住校,她爸不同意,所以她想簽一張假回執,找他。

    “所以?”沈倦似笑非笑看著她,聲音帶著一點鼻音,發啞,“你想讓我給你當一回爸爸?”

    林語驚:“……”

    這二傻子一副完不覺得自己傻的樣子,見人叫不醒,轉過頭來笑瞇瞇地揮了揮手,配合著他的臟辮和大花臂,有種說不出的猙獰:“妹妹,不好意思啊,我們老大精神狀態不太好。”

    “……”

    林語驚不知道這人為什么就是有一種能把“他精神狀態不太好”說得讓人覺得像是“他有精神病”似的氣質,她看了一眼他舉起來朝她熱情揮舞著的手,又瞥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睡得看起來像是死過去了一樣的那位叫沈倦的社會哥——的屁股。

    別說,還挺翹。

    林語驚對這倆人有了一個粗略的初步判斷。

    不像是直的。

    她點點頭,想說沒事兒,我就隨便看看,你讓他睡吧。

    結果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看見拖把一號單手抱著抱枕,另一只手往沙發邊兒一搭,胳膊肘再次戳上睡著的那位暴躁老哥。

    沈倦昨天一晚上沒睡,上午又出了門,剛睡了沒幾個小時,正處于睡眠不足情緒不穩定極端暴躁的喪失狀態,又被人第二次襲臀。

    他煩躁又低沉的“嘖”了一聲,也睡不下去了,翻了個身平躺在沙發上,抬手將臉上蒙著的毯子一把扯了。

    有一瞬間,林語驚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個拖把頭四號。

    畢竟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齊齊,臟辮紋身大花臂,情侶款,親密無間的象征。

    結果深灰色的蓋頭終于被他給扯下來,社會哥露出了廬山真面目,從外形上來說一點兒都不社會,和他的好基友不怎么親密。

    甚至看起來應該也沒比她大多少,還是個少年社會哥。

    少年社會哥漆黑的短發理得干凈利落,單手撐著沙發墊坐起來,垂著頭腦,手臂搭在膝蓋上,衣服袖子卷著,露出一截冷白削瘦的手腕。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快3游戏